主页 > X漫生活 >槟南部填海谁受惠? 州政府描述愿景难解渔民忧虑 >

槟南部填海谁受惠? 州政府描述愿景难解渔民忧虑


2020-07-18


槟南部填海谁受惠? 州政府描述愿景难解渔民忧虑
独家报道:刘金莹

槟南部填海谁受惠? 州政府描述愿景难解渔民忧虑

一旦启动填海计划,就是摧毁传统捕鱼业的开始。

“你不是在帮我们,是在摧毁这个行业。”

南部填海计划在州政府及SRS集团的刻画下,呈现在大众面前的是一幅又一幅的美好未来版图,渲染出来的画面仿佛是周边所有的渔民都能转型成为餐厅老板、人造岛让南部沿海一带的地价飙涨,渔民能因此获利,以及迈向首长口中所说的国际城市,但真的如此吗?

想象1:渔民变餐厅老板?无培训渔民被边缘化

如果南部填海计划顺利展开,该区一带破旧的码头都会修复改善、甚至被打造成犹如台湾的渔人码头及新加坡克拉码头的旅游观光景点,那幺照理来说,这些渔民都不必那幺辛苦的捕鱼,可以开海鲜餐厅、买土产或海上导览等的旅游相关行业,的确很好,不是吗?

南区渔民公会主席亚斯哈表示,如果州政府在发展那一带过后,给予渔民优先权去从事这些行业并提供一定的培训,当然可以。但问题是有太多的先例证明渔民是被边缘化的一群,如丹绒槟榔第一期填海计划(STP1)的海峡港口购物广场(Straits Quay),里面的商家餐厅老板有哪个是渔民转型而成的?

“现在给予我们的承诺,届时恐怕也会以我们没有经验为由,而将这些商业机会全都交给私人机构去掌管,到时我们又得到些什幺?”

他说,目前SRS集团向他们承诺会修复现有的码头,挖掉淤泥让渔船能顺利停泊和出海,以及改进所有的捕鱼器具和船只,以便将来填海后需绕道到深海时能继续捕鱼,但他说,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并没有实际地惠及渔民。

“即使对方肯白纸黑字写下协议,但前提是会否与峇东至美湖一带的1000多名渔民签下协议,保障他们的未来?”

想象2:地价涨渔民乐?无地契随时被征地

亚斯哈说,人造岛建成后,沿海一带地价涨会让渔民获利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峇东至美湖一带的渔民全都没有地契,皆是政府地,他们有的只是临时地契,州政府随时都可以收回自用,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地价涨跟渔民有什幺关系?真正获利的是谁?

“浮罗勿洞这边只有不到20%的渔民拥有地契,即使拥有,也不是一人名下,是全家兄弟姐妹联名,因此即使要卖地也不容易。”

他指出,若真的要带动当地的经济,何必以建3座人造岛为交换条件?他们分别在2014及2015年向州政府申请地契,要在浮罗勿洞沿海一带建餐厅及度假屋,但至今仍未获得批准。

“我们也是有意要发展当地的旅游业,只要获得地契,在沿海处开餐厅或是小贩中心分成几十个摊格,可以让渔民与家人一同做生意。但问题是州政府不给地契,我们又能做些什幺?”

想象3:没本地鱼吃进口鱼本地鱼新鲜健康

“如果你愿意吃完全不新鲜、充满防腐剂的进口鱼,那幺可以继续支持南部填海计划。”

亚斯哈说,南部海域盛产的鱼虾供应全槟70%的渔获量,一旦该区填土,就会瞬间没了一半,这是槟城面临海鲜缺货的情况,那时只能被逼大量进口印度及孟加拉的鱼,因为其他州如吉打和霹雳都已自顾不暇,没有多余的鱼获供应槟城。

进口鱼没市场

他透露,其实进口鱼价格非常便宜,而槟州最主要进口的鱼分别是黑鲳鱼(ikan bawal hitam)、鳢白鱼(ikan terubuk)及黄尾鱼(ikan selar),一条黑鲳鱼售价15令吉,但进口的5令吉而已。但民众都喜欢吃新鲜的鱼,所以大部分购买这些进口鱼的都是餐厅业者。

“如果民众能接受进口鱼的话,市场早就被其取代,但为了健康着想,很多人都会特地从乔治市或湖内来到浮罗勿洞港口买鱼,为的就是新鲜而已。”

想象4:成国际化城市?无人文特色难吸引游客

极为关注渔民的纪录片导演周泽南受访时表示,一个城市如果只是一味地发展,那幺即使很先进,也没有特色,缺乏人文和文化的城市,不是真正有水准的国际城市。

他说,游客来到槟城旅游,难道只是为了看壁画和博物馆而已吗?渔村的人文文化若被过度开发,将渔民逼得转型,渔业没落,到时游客要了解这些文化,恐怕只能到博物馆参观这些“被保留”下来的百年鱼器具和被记载的捕鱼历史而已。

“为何不保留活文化,而选择将其变为历史?”

他表示,州政府在执意要进行填海计划时,有没有问过渔民的意见以及征求他们的同意,若是真的要改善他们的环境,应该要达到双赢的模式,而不是直接以填海发展,让这个行业不能持续,渔民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让渔民转型就转型,他们有什幺资格这幺做?如果现在让首长林冠英转型做渔民他会愿意吗?同样的突然间要渔民转型做别的行业,也是强人所难,更何况大多数渔民都没有受教育,更没有大马教育文凭资格,如何转行其他行业?”

想象5:建轻快铁纾交通改善交通不一定要填海

理大经济系教授连惠慧指出,她可以认同槟州的交通有必要改善,但是,却不是通过填海,而轻快铁也不一定就能纾缓交通。

没钱可融资

她解释,州政府是因为没有钱,所以才通过填海方式来打造交通大蓝图,换言之,填海与落实交通大蓝图不一定有直接关系,而交通大蓝图也可以在不必填海下落实。

“没有钱的话,其实可以融资,或商借,再不然也可以通过与外国合作。”

想象6:交通蓝图真能解决问题?链接点不佳问题依旧

连惠慧教授指出,若是轻快铁没有很好地链接点,那幺最终也只是有利住在附近一带的人,到时是还是会有很多人驾车的。

这无疑就像当权者以为快捷通能解决交通问题那样,最后,快捷通只是方便了外劳、游客,以及本来就没有交通工具的一群,而不会令人放弃使用私家车。

缺良好汽车政策

再来,她也点出,除了轻快铁之外,其实我们有没有良好的汽车政策也是关键,否则,我们只是把巴士、德士的使用者转去了轻快铁,而腾出来的空间只会鼓励更多人购买汽车,届时问题依旧不会获得缓解。

更不堪的是,若轻快铁的使用量不足,那幺,也不会充足资金进行优良的维修与管理,到时品质与服务差的轻快铁更无法吸引民众使用,最终促成恶性循环。

槟南部填海谁受惠? 州政府描述愿景难解渔民忧虑

渔民也想发展旅游业在沿海处建餐厅,却不获批准地契。

手记:渔民沦为发展洪流牺牲品

笔者因为填海课题而与渔民频密接触,在过程中会发现,他们热爱这片大海,更享受他们的行业,居住在淳朴的渔村环境,踏实地生活。但突然平地一声雷,他们必须在这幺短促且迫切的时间内作出让步,牺牲家园,失去工作,最后沦为发展洪流的牺牲品。

谁能尊重他们的意见?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就因为没有地契或土地拥有权,就忘了他们也是这片大海的“主人”,以发展为名、人民利益为由,要他们妥协?

连惠慧教授曾经说过这幺一句话:真正的国际城市,真正有效的政府,在交通规划上是能让有钱人也愿意使用公共交通系统。看回我国、看回槟州,我们能有这样的一天吗?

至于没有钱、没有影响力,又属于少数群体的渔民,没有给予保障,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上一篇:
下一篇: